J60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绘画艺术展览纪念

1980.10.8,影写版。P11.5。[G]。邓锡清。北京邮票厂。
(3-1)、(3-3):52mm×31mm,40(4×10)。
(3-2):31mm×52mm,40(10×4)。
原画作者:刘海粟(3-1)、于非闇àn(3-2)、吴作人(3-3)。

P.S. 1979年1月,中国常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代表团致函中国教育部,告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秘书处公共宣传部门向中国代表团提出要求,要求中国考虑发行1枚或1套印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字样或图徽的纪念邮票。
1979年4月,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在征询外交部国际司的意见后,致函邮电部,提出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行纪念邮票的建议。邮票发行局经研究后复函,表示同意发行一套“中国绘画”纪念邮票。再经邮票发行局派人与中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多次联系,选择了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绘画艺术展览中的三幅作品作为邮票图案。邮票图稿设计完成后,又再次征求中国教科文组织的意见,并请他们转送教育部领导审定。得到了同意的答复,并建议邮票名称使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绘画艺术展览纪念”。1980年10月8日,邮电部发行了一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绘画艺术展览纪念》纪念邮票。

邮票上均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标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标志的设计灵感来源于希腊雅典卫城上高高耸立的供奉雅典邦守卫深雅典娜的帕提农神庙。帕提农神庙是古希腊全盛时代建筑艺术的代表,是神圣女神的住所,标志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英文简写UNESCO融入神庙图形的柱子中,柱子表示支撑和向上的力量,清晰地表达了该组织的使命:保护世界性文化遗产,通过鼓励在教育、科学和文化上的国际合作来保卫世界的和平与安全。

3-1为“黄山云海奇观”。《黄山云海》是刘海粟(1896年3月16日—1994年8月7日)六上黄山所作油画,啸傲烟霞,吞吐泉林,与奇峰对话,和古松作伴,描绘的正是这一奇景奇境。刘海粟先生从写形悟神到以苍雄之笔墨写黄山之魂,实践了从客观自然到艺术境界的升华,通过强化大面积的横向云、霞,以及因日光普照而生出的天空与云海交错之感,云气的流动与山石形成的团块相辅相成,又因山势向上而云气横流,显得整幅作品斑斓变幻,富有张力,气象浩瀚,有胸怀宇宙、吞吐大荒之境界。

3-2为“黄鹂玉兰”。《黄鹂玉兰》是北方工笔花鸟画的杰出代表于非闇(1889年3月22日—1959年7月3日)晚年的精品之作。画家以流利的笔墨在象征苍穹的石青底色上勾勒出一株盛开的白玉兰,迎风摇曳的烂漫花枝间,两只羽色丰艳的黄鹂游于花间、呼应顾盼。此画设色艳而不俗,格调清丽典雅。画面右下角以瘦金书题写的“仓庚耀羽玉树临风非闇”,化用了《诗经》中的“仓庚于飞,熠耀其羽”。 “仓庚”是黄鹂的别名,和玉兰都是北方春季的标志性风物。于非闇早年师从民间画师学艺,但这位老师并未教他如何作画,而是教他养花玩鸟斗蟋蟀和制颜料,由此熟悉花鸟鱼虫的解剖结构和特征习性。他46岁开始专攻工笔花鸟画,精研宋代院体画尤其是宋徽宗赵佶的花鸟画,以“点划若兰叶”的瘦金书笔法入画,笔道劲力圆润,生动飞舞。玉兰和黄鹂的形态虽被描绘地一丝不苟,却毫无拘谨刻板之态,鸟语花香、跃然纸上。这是因为于非闇坚持中国的工笔花鸟画并非“静物画”,而是用精简提炼的笔墨捕捉花鸟瞬息万变的动态。

3-3为“牧驼图”。《牧驼图》是中国现代画家吴作人(1908年11月3日-1997年4月9日)玉门归来后,于1980年初春创作的,参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同年举办的“中国绘画艺术展”,随即入选原邮电部发行的纪念邮票,原作现为中国美术馆收藏。吴作人笔下的骆驼粗犷中交织着细腻。画面以一望无垠的沙漠为背景,一群双峰骆驼正迎着狂风,昂首阔步,奋勇向前。近处的骆驼用浓墨,远处的骆驼用淡墨,气韵生动,形神兼备。

FavoriteLoading收藏

一条评论 »

  1. 郵票樹 :

    4月 30, 2013 at 19:22

    只是文字格式不一样吧。邮票信息没有错误吧。

发表评论